您現在的位置: 中國綠色印刷網 >> 印藝資訊 >> 綠色印藝 >> 正文
[圖文]宋延林:綠色印刷納米制版的拓荒人
宋延林:綠色印刷納米制版的拓荒人

       他將納米科技的最新成果與傳統的印刷制版技術相結合,在綠色印刷制版領域,開創了屬于自己的天地。

  他是科學家中的佼佼者,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研究員、博士生導師、綠色印刷重點實驗室主任,2006年獲得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資助;他也是科技創業者中的“領頭羊”,其2009年帶頭成立的中科納新印刷技術有限公司,已經步入成長的“快車道”。他將納米科技的最新成果與傳統的印刷制版技術相結合,在綠色印刷制版領域,開創了屬于自己的天地。

  從科學家到創業者

  1969年3月,宋延林出生于中原大地。1989年,他畢業于鄭州大學;1996年獲得北京大學理學博士學位;1996~1998年在清華大學化學系做博士后。此后,他一直在中科院化學所工作,并取得了一系列科研成果。

  據不完全統計,宋延林在其從事的信息功能材料、光子晶體制備與應用、綠色打印印刷材料與技術研究等領域,近年來先后發表SCI收錄論文120余篇,被他人引用2000余次,部分研究成果獲2008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(排名第二)和2005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(排名第三),曾經獲第十一屆中國青年科技獎和中科院優秀研究生指導教師獎等。

  為什么選擇綠色制版技術?為什么選擇創業?在宋延林看來,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十余年前,國內市場上的打印墨盒幾乎是清一色的國外品牌,價格很貴。為了解決這一問題,國家“863”計劃支持了宋延林等人,試圖自主開發出有國際水平的打印墨水和墨盒。

  最終,宋延林成功了。他開發的產品,其價格幾乎只有國外品牌的十分之一。因為在打印耗材研發方面的貢獻,宋延林當選為中國計算機耗材行業協會副會長。

  項目結題,完成任務的宋延林本可以繼續申請下一個課題,但隨著他對傳統印刷行業的了解,他意識到,這其實是一個環境污染較為嚴重且核心技術被國外所壟斷的行業。

  自己能不能做點什么?宋延林由此想到,是否可以利用納米技術和傳統的印刷技術相結合,對它進行改造升級。

  宋延林的團隊曾經向他提出質疑:如果他的思路可以,為什么國外的大公司不做?

  宋延林認為,就像數碼照相技術,最早是柯達公司研發出來的,但由于與其核心感光材料產業沖突,柯達最終并沒有在數碼照相領域引領產業。印刷行業也是如此,柯達、富士、愛克發等國際巨頭都是靠感光材料起家,面對非感光的新技術就很難取舍,“而這正是我們的機會”。

  經過艱苦摸索和不斷創新,宋延林等人最終順利研制出納米材料綠色制版的第一臺樣機。

  2009年11月,中科納新注冊成立。這一年,宋延林進入不惑之年。從一名從事科研多年的“老將”搖身一變成為創業領域的“新兵”。

   什么是納米材料綠色制版技術?

  宋延林說,納米材料綠色制版技術,相當于用數碼照相機代替膠卷照相機。傳統的激光照排相當于“膠片照相機”,而綠色制版技術就像是“數碼相機”。

  “簡單來說,納米材料綠色制版原理就是在親水的版材上打印出親油的圖文區,通過親油和親水的差異形成圖文區和空白區的差別。制版的版材本身是親水性質,這使它不沾染油性的油墨;而印刷品上的圖文區,則打印上親油的納米材料。這樣,印版上機印刷時,打印有親油納米材料的區域就得到圖片和文字,而沒有打印的區域還是空白一片。”宋延林這樣表示。

  事實上,在2013年,《中國科學報》記者就已經在位于懷柔科教園區的中科納新印刷技術有限公司,親眼目睹了納米材料綠色制版技術的神奇。

  在生產車間內,記者看到,幾臺看似不起眼的制版機躺在中間,幾名工作人員正將一張鋁板放進機器內,不多時,一張制好的版材就從機器尾端的出口“跑”了出來。沒有刺鼻的化學藥水味,沒有排污的管道,甚至沒有大的噪音,報紙、雜志的制版過程輕而易舉地在車間內完成了。

  納米科技給印刷技術帶來新的突破,不但環保,還可以節約成本。和傳統的印刷設備相比,使用中科納新的印刷設備,可以節約30%左右的成本。據了解,該項技術的產業化正在穩步推進之中,目前山東等地的報社已經開始利用中科納新的設備大規模印刷報紙。

  在某些層面,中科納新已經“改變了世界”。

  中科納新成立之初,將自己的版材價格定位在每平方米30元,而跨國企業CTP版材的價格通常在每平方米百元以上。當中科納新的中試線建設成功后,競爭對手的版材價格迅速降到70元每平方米左右,現在已跌至40元每平方米以下。

  “我們追求的是要從根本上改變這個世界。”宋延林表示,他們追求的是從原理上改變技術,從流程上改變產業。

  “采用納米技術,我們將可能改變已有80年歷史的基于感光成像的近代印刷制版技術。”中科納新將從成本上瓦解現有的制版技術,新技術的綜合成本甚至比原有制版技術所消耗的材料成本都低。

  理想主義者

  2013年年末,第十二屆畢昇獎印刷技術獎在京頒獎,宋延林榮獲優秀新人獎。

  畢昇印刷獎于1986年開始設立,是我國印刷界最高獎項,主要獎勵在長期的工作中,為中國印刷業的管理、科研、生產和教育作出卓越貢獻者。

  舉辦方的頒獎詞如下:“印刷術的發明是中華民族的驕傲,綠色發展是人類的期盼。他將納米材料的最新研究成果和傳統的印刷技術相結合,為古老的印刷術描繪出綠色的未來,為世界綠色經濟的發展貢獻來自中國的力量。”

  宋延林得到了外界的進一步肯定。他的成功,或許源于對理想主義的堅持。

  在自己的課題組首頁,宋延林這樣寫道:“從事科學研究是幸運的。走一條沒有人走過的路,這是探索者快樂的源泉,因為"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,常在于險遠,而人之所罕至焉"。從事科學研究也是艱辛的。路漫漫其修遠兮,但"誰謂茶苦,其甘如飴",因為有夢想。”

  “從事科學研究的價值在于創新,將個人夢想匯入人類進步的夢想之中,不斷發現新現象,認識新規律,創造新應用。將"Impossible"變成"I"m possible",需要的是一點創造,一點努力,一點堅持,更要有一點理想主義精神,一種"道之所在,雖千萬人吾往矣"的勇氣與自信。”宋延林表示,他愿以切·格瓦拉的詩與所有胸懷夢想者共勉:“如果說我們是浪漫主義者,是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分子,我們想的都是不可能的事情,那么,我們將一千零一次地回答:是的,我們就是這樣的人。”

  對于未來的規劃,宋延林將試圖突破紙張印刷的范疇,帶領中科納新把納米綠色印刷技術延伸到電子、建材、印染等行業,通過納米材料的創新和應用,解決這些行業的環境污染和高能耗問題,形成一個“納米材料綠色印刷產業技術集群”。

  他的夢想,正在逐漸變為現實。

浙江飞鱼实业董事长